首页 梧州概况 地方志书 方志工作 法规文件 名胜古迹 地方特产 历史名人 调查征集 政务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方志工作
试析新方志的详与略
发布时间:2017-09-29 14:59:00 

  新编地方志是科学性的资料著述,不是资料汇编,面对上千万字乃至上亿字的浩瀚资料,志书决不能漫无边际地都加以收录,必须依据一定的原则,正确处理好详略关系,在有限的篇幅里全面记载各项事物,充分反映一地之全貌。笔者想就志书的详与略,略呈管见,以就教于方志界的专家学者。
  一、详略适当的必要性
  志书详略适当,就是要在记述各种事物时,依据详略原则,抓住重点,认真选择和剪辑资料,有详有略记载众多事物。其必要性主要有以下几点:
  1,详略适度是志书容量决定的。新方志不是什么资料都收录,而是具有很强的选择性。尽管它的记述范围相当广泛,会涉及有关自然、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等各方面,但决不是随意堆砌资料,不可能有闻必录。如果志书记事无详略,平均用力,必然使志书变成资料汇编,致使一些有价值的事物、事件淹没在资料丛海里,使读者不得其要领。《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规定》第十五条指出:志书“总体规模不宜过于庞大,应当以既充实又精练为原则”。故面对如山似海的资料,编纂志稿必须依据详略原则加以筛选,繁简得当,恰到好处,使志书更具参考使用价值。
  2、详略得当能使读者得其要领。志书详载重点方面的事实,体现经济特色,突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迅速发展社会生产力的时代特点,略陈各种非重点的事物,既能反映出一方之全貌,又能使广大读者了解本地经济发展的成败得失,了解解放前后本地区社会生产力,生产关系及社会状况,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生产力发展的巨大变化。
  3、详略得当能深化人们对地情的认识。志书详载具有地方特点的事物,略述共性事物,能加深地情记述的深度,更好地突出地方特点。详个性,使志书地方特色更浓,能使人们了解本地的优势和劣势,深化人们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地情的认识,为人们把握优势,认清劣势,扬长避短,制定经济文化发展策略提供依据,从而使志书的利用价值更大。
  4,详略得当对于志书精炼消肿,防止篇幅过长具有重要意义。
  二、新方志详略不当的表现
  目前,从已经出版的志书来看,详略得体者虽不乏其例,但由于有的编者未能很好地把握住详略关系,致使一部分志书详略失当,使其质量受到一定的影响,甚至沦为平庸之作。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面面俱到。某些编者抱着多多益善的态度,不管什么事物都记载得非常详细,入志资料不加选择地滥收,内容较少的章节,人为地拉长,造成志书规模过于庞杂臃肿。如此,虽然多收录了一些资料,但又有何益,不过徒增篇幅而已。
  2、主次不分。有的志书缺乏综合性记述,而一些没有必要入志的,次要的资料,却不厌其烦地详加记载,小题大作。有的志书反映生产力发展标志的生产工具记述则很简略,而其它方面文字资料冗长,结果出力不讨好,显示不出事物在本地发展变化的特色和经济发展的全貌。
  3、详今略古失当。有的志书大最摘录当地古方志的资料,详古较滥。有的志书对民国时期的资料大简大略,而该地民国时期又无专志记载,结果必然失去方志的连续性。
  4、虚的内容较多。有的志稿通篇“虚”多实少,空话套话较多,枝蔓丛生,引证夹叙,空发议论。有的志稿收录了许多会议、文件、口号、未来规划等资料;有的志稿记述旧政权,就是通用的几句话:“政治腐败”,“经济发展缓慢”、“民不聊生”之类的话,但却缺乏具体事实。还有的志稿不管是工业、农业、水利、商业,还是交通、邮电,甚至不少章节目都有“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实行改革、开放、搞活的方针”之类的话,最后还有一段意义、作用。
  5、详略失当。有的县志将机构记述得很详细,甚至每篇均设专章专节记叙机构设置沿革等情况,而反映事物发展本质的资料则很简单。有的志书记述土改,缺乏必要性方面的资料,连地主富农占有土地的资料都没有收入。有的志书交叉之处多次重复相同的资料。结果是失之过繁,略之过简。
  三、详略适当的原则
  笔者根据自己的修志实践,并结合当前方志界的一些观点,将志书详略原则归纳为以下八点1:
  1、详主略次(亦称详本略末、详干略支)。“主”是指事物的主要矛盾和主要(根本)的方面,“次”则是事物的次要矛盾和非主要方面。志书编纂应高屋建瓴,放眼全局,将最能反映事物本质面貌的资料收入有限的篇章节目。生产活动是人类最基本的活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是人类社会的主要矛盾。生产力是这对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是一切社会发展的主线,社会主义社会的根本任务就是要不断发展生产力。因此,新方志必须要抓住主线,把握住重点,剪除枝蔓,详记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发展与变革的事物事件,重视记述各生产行业劳动者的素质及其变化和生产工具及其变革,重视记述先进科学技术的运用和推广,以反映当地生产力的发展变化规律。同时也要加强对生产关系变革、上层建筑变革的记述,以反映生产关系、上层建筑所产生反作用。目前绝大多数均能做到详主略次,突出重点,体现时代特点。
  2、个性从详,共性从略(亦称详异略同)。“个性”(异)这里指地方特色,即各类事物在本地的表现形式、内容、特点及独有事物。“共性”(同)这里指事物的共同点,即事物共同的背景、原因、相似的内容及共有事物。充分反映地方特色是编纂新方志的基本要求之一。个性(地方特色)反映得愈深刻,志书质量就愈高,因此,个性内容丰富的事物应详记,独有事物更要从详记载,而没有个性内容的事物要略记,切不可为平衡拉长篇幅。志书应寓共性于个性之中,详本地所异,略各地所同,以避免千志一貌。如《靖江县志》记述募兵制:“明清时期实行募兵制,为雇佣军性质(共性)。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倭寇入侵,知县应昂募兵守城。万历十九年(1591年),募水陆兵304人,以备紧急战事。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英军进犯,知县杨凤翮募兵勇300人抗英(个性)”。如此,事物个性与共性就详略得比较恰当,充分体现了靖江地方特色。
  3、详今略古(亦称详近略远)。“今”(近)是指近现代的史料和现状,“古”、(远)是指古代历史上(1840年以前)的历史资料。详今略古是编纂地方志的一条重要原则,“新方志要详今略古,古为今用,着重记述现代历史和当前现状,力求体现当地环境资源和社会发展的基本面貌,”①“新方志的大事记,要详今略古,适当选择当地历史上的重大事件记述,使读者了解该地历史发展的大致脉络”②古代历史与近现代历史有一定的联系,对民国以前的资料只要达到上下连贯、阶段分明、古今对比的目的即可,不必占用太多的篇幅。而近现代历史与当今社会更加密切,息息相关,只有“详今”,方志才更具资治、教化作用。历代编过地方志的县,更应注意体现详今略古原则,充分记述近现代当地革命斗争、社会变革的基本情况,以充分体现新方志的时代特点。从已出版的新方志来看,多数志书均能做到这一点,以四分之三以上的篇幅叙述近现代的历史和现状,反映当地发生的巨大变化以及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经验教训。
  4、宏观从详,微观从略。“宏观”指一地各类事物的综合资料;微观指某些事物的具体形态。以教育篇(卷)为例,详宏就是从学前教育、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师资队伍、教育管理等方面,叙述一地教育的总体情况。“略微”就是对各个具体学校、优秀教师等具体事物只选择典型扼要介绍。宏观资料构成志书的整体,领导借鉴、政府决策,大都依赖于宏观资料。适当选择一些典型的微观资料扼要介绍,亦能体现志书的广度和深度。如《靖江县志》从所有制形式、工业企业管理、工业结构、乡镇企业等方面,记叙了全县工业的经济规模、生产水平、产品产量、经济实力等情况,同时简略地选择记叙了一些典型工厂、亿元乡镇的情况。既反映了工业的宏观久远之状况,又使志书内容显得丰满全面。
  5、详新略旧。“新”指新生事物,“旧”指旧有事物。新生事物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地方志作为地情资料著述,理当详载本地区本部门的新事物。具体说新事物是指封建时代,旧时代所没有的,现代社会才出现的事物,如机电灌溉、农作物新品种、现代化经营管理及乡镇企业、经济体制改革、新风俗等。旧事物主要指旧风俗、传统的农作物品种、旧的耕作方法、生产工具、生产方式等。《靖江县志》遵循详新略旧这一原则,水利篇农田灌溉章只用三百多字简述人力、畜力排灌情况,而对新事物“机电排灌”就用四五千字详加记载,充分反映了新事物的发生发展情况。
  6、详叙略议。叙即记叙,议即评述。地方志是严谨朴实的综合性资料著述,应以记叙历史事件的经过和结果及各类事物的发展脉络为主,议论为辅,尽量不议论,或少议论。志书记述事物,应将其发端、发展、曲折和现状记述清楚,记人物除生卒年代、主要经历外,更要详载其主要业绩,尽量少发议论。对事件应将发生、发展和结果记述清楚,意义或影响则从略。《靖江县志》在这方面做得较好,议论很少,有议论也很简略,如其记载夜袭二圩埭战役,用440字叙述战斗经过和结果,只用10字扼要述说影响。
  7、动态从详,静态从略。“动态”指事物的发展变化,静态指事物相对静止的状态。详动就是要求志书竖写(纵写)时,找出反映事物内部规律性的东西,抓住具有开创性、标志性、历史性的动态资料,以概括的事实和语言,尽量用现在进行时叙述事物的发展变化及规律,以增强志书的可读性。略静就是简略记述静态变化的资料数据,记叙事物尽量少用“了”字(过去时),静止状况价值不大的表少用一些,以免枯燥无味。
  8、详实略虚(详精略杂)。“实”指志书所要反映的具体事实,“虚”指记叙事实的陪衬内容。地方志主要用事实说明事物发展的情况,记述已经办到的、实现了的东西,一般不论文件、决议、口号及一般理论性、注释性的资料。具体来说,详实略虚就是从详记载各地因地制宜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情况及效果,略写上级党和政府的具体政策内容及规章制度;详记当地工作中的实际措施和结果、工作实绩及经验教训,略写例行公事的会议、工作部置;详记事业的发展,略记机构沿革。所谓志书内容含量大,是指所包容事实资料多,而不是增加许多虚杂的资料。详实略虚,可以避免米少糠多的现象。
  四、详略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文约事丰是新方志编纂的一个重要要求。从已版志书来看,笔者认为除遵循以上八点详略原则外,还应注意以下六个问题:
  1、分清重点与非重点。一般说来,重点从详,非重点从略。从整个志书内容来看,主线事物、宏观内容、新生事物为重点,其它为次重点;从时间上看,现代资料为重点,古代资料为非重点;从形式上看,专志为重点,概述、小序、附录为非重点;从记述方法上看,如实记叙客观事物、变化性的资料为重点,虚的、静止的资料为非记述重点;从资料属性来看,本质的、个性的资料为记述重点,反映机构、会议、共性的资料为非重点。就某个专志或条目来看,也有重点与非重点。如水利篇记述的重点之一是河道,而河道记述的重点又是一二级河道(骨干河道),三四级河道(小型河道)为次重点。重点固然要详记,但修志不能只记重点,忽略一般,应注意简练地记载非重点的事物,以体现事物的整体性、系统性、连续性。分清楚重点是处理详略关系的一个关键,有利于编者把握好详略的分寸,提高新方志的质量。
  2、交叉事物详略互补。对于交叉事物,志书应依据事物的本质属性及特点,分清主次,从不同角度予以记载,并做到此详彼略,此略彼详,亦可采取详略互见的办法,尽量做到前后照应,减少重复,节省篇幅。
  3、处理好“记”与“志”的关系。从当前修志实践来看,专志与大事记共载的事件,应志详记略,大事记勾弘提要,专志载其详,述始末。专志未载或不便详载的事物,亦可记详志略。如日伪军暴行,《靖江县志》大事记详载之,军事篇战事部分则略之。
  4、略古应依据实际情况。从属地位的内容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转化,编纂时应注意这一变化。编纂新方志贯彻略古这一原则是毫无疑义的,但有的县市历史上的资料很少且分散,甚至历史上无一部志书,对编纂这类古今一贯志来说,“略古”就应另当别论。今天的历史是由昨天发展而来的,我们不能割断历史,对古代的重要资料也要尽量追溯、收录,以便体现古今历史发展的基本线索。
  5、详略相互依存。详略是相对的,有详必有略,两者相互依存。因而志书编者在从详记载宏观、主线、独特事物时,也应从略记载微观、次要、共性的资料。如此,志书才能有血有肉,详略有度。
  6、保密资料从略记载。凡属保密的资料,如有关当今军事设施、兵力布防、高科技发明、生产专有技术等,可虚略之,亦可用模糊语言概括之。
  详略得当,与志书的质量息息相关,是衡量志书质量优劣的一条重要标准。编纂新方志,要在吃透资料内容基础上,根据详略原则,对众多资料进行科学的筛选,该详则详,该略则略,并做到详略交融,详而不繁,略而充实。如此,新方志的质量将会向前迈开一大步。
  注:①②分别见《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规定》第三条、第十一条。
 
摘自《广西地方志》期刊1995年第6期

 

 
 

主办单位:梧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联系地址:梧州市冬湖路1号 邮编:543002 联系电话:0774-6022024

桂公网安备 45040502000076号